一、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存,货币环境仍将宽松

4. 2019年整体信用环境将有所改善,信用溢价有望继续下行,债市的价值挖掘机会将更多地来源于低等级信用债(AA -中票的信用利差位于历史的75%分位数以上)。当前纾困民企政策不断出台,推动民企融资,低等级信用债发行虽见底回暖,但信贷投放较为谨慎,宽信用环境的建立还需等待。目前经济尚未企稳,企业的盈利水平可能将进一步恶化,部分企业面临市场出清风险,不排除未来信用利差继续上升的可能。2019年债市收益取决于信用风险的博弈。